您现在的位置渌井门户网站>文化>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英国内阁办公厅百年变迁

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英国内阁办公厅百年变迁

2019-11-05 18:53:45点击:4675

“汉弗莱,请告诉我英国内阁或美国总统在购买三叉戟导弹方面是否有最终决定权。谁有最终发言权?”“哦,总理,我自然认为是前者。但事实上,我的观点无疑是支持少数人的。”

上面这段话来自20世纪80年代流行的电视剧《是首相》。该剧以生动的人物刻画和精彩的情节演绎向公众展示了英国政治生活中的许多讽刺和黑暗之处。据说该剧上映时,以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为首的英国政客早早告别了公务,围坐在电视机前欣赏可爱愚蠢的哈克首相和他的私人秘书伯纳德以及狡猾自负、才华横溢的内阁官房秘书长汉弗莱·阿戈比爵士在唐宁街10号上演的幽默滑稽的戏剧。毫不夸张地说,“是首相”创造了英国高层政治人物的持久刻板印象,尤其是汉弗莱爵士(sir Humphrey),他“穿着优雅、讲究、诡辩说教、风趣可爱”,堪称银幕创造的经典英国人。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它不能充分展现生活。事实上,内阁办公室在英国政府治理中发挥的关键作用及其作为桥梁的作用极其重要。作为超级大脑办公厅(General Office of super brain)的秘书长,除了为总理和内阁部长服务之外,他还需要与各政府部门沟通和协调,监督各种决策决议的执行,承担国家安全和情报收集,协调包括英联邦事务在内的许多国内和国际事务。在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秘书长躲在幕后,甚至可以影响该国的未来和命运。因此,如果我们不能真正理解内阁办公室,我们就不能真正理解现代英国政治的本质。

这正是当代英国政治家和白金汉大学副校长的著名传记作家安东尼·谢顿爵士(Sir Anthony seldon)在他最近的著作《内阁办公室——现代政府的诞生:1916-2016》中提出并反复倡导的。正如标题所示,谢顿试图通过历史叙述和对政治人物的客观评价向公众和读者展示。通过其领导人的不懈努力,依靠英国公务员制度的独特历史遗产及其行为准则,内阁办公室引导、服务、塑造、控制和顺应了时代潮流,以开放的态度应对挑战,拥抱未来的美好故事。

谢顿以他对政治领袖的研究而闻名。多年来,他一直希望揭开内阁办公室的神秘面纱。为了写这本书,谢顿积累了30多年对政府高级官员的采访,查阅了大量英美文学档案,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权威信息。他还拜访了世界上所有的内阁秘书,书中首次披露了许多内幕。这本书的写作也得到了英国内阁办公室的大力支持。时任秘书长杰里米·海伍德爵士高兴地为这本书写了序言,称赞这本书是对秘书长工作的迟来的指导,也是历届具有卡莱尔式英雄历史的秘书长成就的完整和准确的历史记录。这本书出版后受到广泛赞扬。《泰晤士报书评》认为,这本书实现了“权威性叙述和详细描述”的完美平衡,可读性和知识性都很好。

这本书甚至可以被视为英国公务员制度和政党政治的生动写照,在过去100年左右的时间里,他们相互依赖,共同应对变化和挑战,共同呼吸,共命运。众所周知,英国目前正经历一个百年不遇的困境。离开欧洲的过程陷入了困境。政党斗争越来越激烈,民粹主义情绪越来越明显。英国现在能否走出黑暗时刻,不仅需要政治领导人放弃自私自利,展现真正的智慧和远见来说服公众;一支忠诚、高素质的公务员队伍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更为必要和紧迫。

作为一本按年代顺序排列的历史书,作者勾勒了11位内阁秘书和19位首相的政治故事,使内阁办公室更广为人知。从阅读市场的受欢迎程度来看,这本书无疑是成功和有影响力的。

然而,我们不应停留在“揭露秘密”上。也许我们可以进一步问内阁办公室的100年历史对当前英国的政治困境、西方政党政治和当今世界前所未有的变化有什么教训和启示。正如已故秘书长海伍德所说,这本书是不是像卡莱尔一样描写内阁办公室英雄人物的史诗?

事实上,恰恰相反,谢顿不同意卡莱尔的英雄历史观。作为一名资深学者,他对吸取历史经验和提炼思想有着深刻的理解。他认为,内阁办公室一百年的历史就像衡量现代英国政治成败的参考尺度,正如这段话所说:“历任首相,无论政党和政治观点如何,都必须与内阁办公室特别是内阁秘书长密切合作,按照内阁政府的惯例行使职权,例如履行集体责任,而不是垄断权力和实行自上而下的任意统治...没有内阁办公室冷静、专业和出色的协助,首相的生活将会困难得多。”

作为传统政治和现代行政相结合的组织产物,内阁办公室的地位也在一百年内来回摇摆。它在首相、内阁政府和政党成员之间穿梭。它安静、深刻、有影响力,但它经常以模糊不清的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谢顿把它比作人类的左脑,擅长想象和分析,努力做到客观。总理相当于右脑,负责直觉和决策,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这个类比是否合适可以讨论。然而,可以明确的是,如果一个正常人的任何半个大脑都有症状,那么整个身体都会有紊乱,并且症状的诊断比治愈更困难。

美国汉学家欧文·拉蒂摩尔(owen lattimore)曾经认为,“在任何一个逐渐变化的社会中,总是这样一群人拥有优势。他们可以牢牢把握旧制度遗留下来的精髓,同时又能把握新制度提供的精髓。”这段话被现代世界体系理论的创始人沃勒斯坦调换了位置,用来描述英国乡绅阶层在从传统向现代过渡过程中所采用的生存智慧。从这个角度来看,内阁办公室的及时出现也可能是英国传统文明重建的产物。对它来说,100年的历史可能才刚刚开始。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一句名言,所有的过去都是序言。今天的英国再次站在历史风陵渡的入口处。英国目前面临的巨大挑战不是约翰逊·鲍里斯能够独自承担的。毕竟,丘吉尔一生中失败过多次。有些人说,在历史关头,英国人民总能从危险中拯救自己。汉克爵士100多年前创立的内阁办公室就是最好的例子。那么,今天的英国精英们能像他们的前任一样保持冷静,向前推进,并成功着陆吗?你知道,这个时代唯一确定的是未来最大的不确定性。如果一个人必须找到答案,他不妨继续遵循莎士比亚在这一段开头的名言,即“爱所有的人”,真正把所有人的最大福祉视为最高利益。“相信少数人”赋予政治领导人真正的道德和荣誉。以及“不关心任何人”,并做出和承担能够经受历史考验的真正选择。

□贾敏,赛亚斯副研究员兼历史博士

随机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